西部网讯(通?#23545;?冯长涛) 入夜,阎良某小区一号楼二层,在这间租来的单元房子里,劳累了一天的师哲正忙着收拾家务,13岁的大女儿阳阳陪着妹妹妞妞玩耍。

  从幼儿园回来后,4岁的妞妞似乎一直很兴奋,翻着画册嘴里嘟囔着不停,翻到一页一家三口的画面,突然想起什么,朝厨房跑了过去。

  “妈妈,我想爸爸了,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?”妞妞拽着母亲的衣角,?#25104;?#20889;满?#36865;?#30495;的期待。

  师哲心揪了一下,她最怕孩子问这个,平时问起就会找个话题打岔过去,追问急了,就只能还是那句,“你不是要买好吃的吗,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给你挣钱去了。”师哲?#22871;?#27809;有掉下来的眼泪。

  “我不要好吃的,也不要玩具了,让爸爸回来嘛。”师哲没有想到孩子会这?#27492;擔?#19968;时语塞。这时候,她的大女儿走过来搂住妹妹,“爸爸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,这是一个秘密,等妞妞长大了就会告诉妞妞的。”

  整个房间安静了几秒,空气?#23478;?#20957;固了,妞妞没有再追问,被姐姐带回房间看画册去了,厨房里留下眼里噙满泪水的师哲,水龙头里还哗哗地流着水。师哲盼着女儿长大又似乎害怕女儿长大……

  2018年的3月3日,因为回家路上意外车祸,师哲丈夫骑的摩托车倒地后滑出30多米撞在柱子上,没等到120?#28982;?#36710;,人就已经“离开”了。也是从那天起,师哲的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两个女儿,一个负债累累的家,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她去坚强面对。

  失业 贫穷 奋斗?#20146;?#22823;的动力

  距离妇女节还有两天的时间,对于今年44岁的师哲?#27492;擔?#20219;何节日对她?#27492;岛推?#26102;都是一样的,?#27492;?#24179;静的生活,她需要咀嚼很多的心酸和无奈。

  师哲目前租住的房子在小区的深处,除了女儿用?#26102;?#22312;墙上的涂鸦有点无奈的生动,用简陋这个词来形容家里的陈设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让大女儿在屋里给妹妹讲?#36866;攏?#36731;轻地掩上门,谈起往事,师哲?#27704;?#27809;有平静过,每说两句,大颗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  中专毕业后,师哲进了渭南纺织厂,成为一名普通女工。认识自己的丈夫李永刚也是在那时候。尽管比自己小两岁,尽管也是打工的农村人,师哲对?#37038;登?#21171;的李永刚充满了好感,两人很快就组建了家庭。

  进厂也不到三年,纺织厂宣布破产,那时候的师哲才23岁,看着师傅们坐在地上不舍地大哭,当时似乎还不能深刻地理解师傅们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窘境,毕竟自己那么年轻,她决定和丈夫一起打拼干一番事业。

  对年轻人?#27492;?#24187;想也许就?#20146;?#22823;的动力。没有任何从商经验的师哲和丈夫决定做汽配方面的生意,2万元钱是管亲戚朋友们借的。关中环线边上,店面不大,进完货已经没有什么钱了,置办家当都很困难,就一床被子和褥子,那天晚上小夫妻俩打的地铺。

  11月的关中已经提前进入了寒冬,天还蒙蒙亮,师哲被一阵响动吵醒,丈夫在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跑步取暖。师哲摸了摸,被子被折叠起来全部盖在了她的身上,推开窗,外面白茫茫一片,下雪了。那个冬天,对师哲?#27492;抵丈?#38590;忘。

坚持 意外 丈夫去世是冰冷的现实坚持 意外 丈夫去世是冰冷的现实

  生意并不景气,临过年的时候,师哲和丈夫一起帮?#36865;?#19979;水道挣钱,挖一米能挣到十元钱。

  回家过年的路上,丈夫在集镇给师哲买了一件红棉衣,尽管处理价只有10元钱,丈夫也没舍得给自己买一件,“你穿得好好的,领着媳妇回家我妈一定会高兴的。”师哲记得丈夫当时说的这句话。事实是那天老人见到儿子儿?#27604;?#23454;很高?#32781;?#25343;着给自己的200元钱,看着儿子冬天只穿着单薄的毛衣,老人心疼地嗔怪着。

  “一点不冷”看着丈夫?#39318;?#28909;身的样子,师哲除了心疼,更多的是理解。

  小店经营了10多年,师哲算过一?#25910;耍?#25379;一点钱?#31361;?#20102;利息和?#25151;睿?#21040;最后他们还欠了30多万。

  一个经营不善的小店,一笔不小的?#25151;睿?#20004;个需要抚养长大的孩子,对这对相濡以沫的夫妻?#27492;擔?#21387;力特别大,师哲特别能体会到丈夫肩头的不小压力,只是她没有想到这种压力会和车祸联系在一起。

  “可能是心情不好,那天喝了点酒,回家的路上就出了车祸。”丈夫的摩托车撞了别人,对方也受伤了。尽管不能?#37038;埽?#20294;是丈夫去世却是冰冷的现实,是出于人道,还是同情,亦或是无奈……了解了师哲的现状,被撞伤的对方并没有追究任何的责任包括医药费。

  师哲坦言,如果不是当地妇联和民政的救助,她连安葬丈夫的钱都没,那毕竟是她最爱的人,他们一起为美好的生活一起奋斗过。

  把丈夫埋在了老家武?#20572;?#26368;初的时候安顿好两个孩子,精神几近崩溃的师哲天天都会去看丈夫,最长的一次她在墓地几乎待了一天,要不是大女儿没带钥匙给她打电话,她都忘记了时间。

  回到家的时候,大女儿坐在楼梯口发愣,打开门,满脸泪痕的二女儿是哭着睡着的。“?#19968;?#26469;的时候心里特别的难受”师哲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。

  记忆 伤感 为了两个女儿的未来

  一年了,师哲正在适应没有丈夫的生活,两个女儿也要学会适应没有爸爸的日子。这一年最开心的一件事是大女儿画画在电视台获奖的事情。

  颁奖的时候?#23884;?#22825;,师哲怕冻着女儿,骑着电动车,临出门给女儿找了一件黑棉袄。只是没有想到在现场,?#25512;?#23427;孩子相比,坐在台下的师哲看着自己的女儿怯生生地走上台,像极?#36865;?#35805;世界的?#22812;?#23064;,那一?#22871;?#20026;母亲的心不仅仅是难过可以概括的,她总觉得自己让孩子丢人了。

  回来的路上,骑着电动车,师哲没说一句话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倒是女儿看出了什么,搂着她,“妈今天可多亏你呀,穿着棉衣我就不冷了。”

  师哲想流泪,是幸福,是难过,还是欣慰……其实她也说不清楚。

  为了还清所有的债务,为了两个女儿,除了政府的?#22266;?#24072;哲一直?#30475;?#38646;工维持生活,只要能挣钱顺便?#23637;?#20004;个孩子,脏活儿累活儿她都没嫌弃过。在饭店里打工的时候,早上四点起来,晚上还要去夜市上帮忙抬东西,有时候凌晨一两点还在继续干,那时候师哲每天的睡眠时间也只有三?#27597;?#23567;时。

  “忙起来也许能忘记很多事情。”擦了擦眼泪, 师哲知道,为了让两个孩子能够健康成长,她必须坚强起来,必须从悲伤中走出来。